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法律杂谈 > 总公司应对分公司的债务承担何种责任

总公司应对分公司的债务承担何种责任

2016-10-30 19:21
摘要:关于总公司应对分公司的债务承担何种责任,不同法律法规规定有所不一致,导致审判实务中存在着三种不同的判决意见,即连带责任、补充责任和独立承担责任。然而,总公司承担的不是连带责任,也不应当是补充责任,亦不应当独立承担清偿责任而分公司置身事外。基于审判实务的视角,应作实体和程序上的区分,应判决总公司共同清偿,执行过程中补充清偿,保障债权人权益,维护审判执行工作的效率和公平。

  一、问题的提出

  对于总公司应对分公司的债务承担何种责任,《民事诉讼法》和《公司法》都有相关的规定。但由于规定有所不一致,相关司法解释也不明晰,审判实务中,各基层法院甚至同一法院的不同审判员都意见不一,审判实务中存在着三种不同的判决:一、总公司对分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如山西省高院(2012)晋民终字第20号民事判决;二、总公司对分公司的债务承担补充责任,如江苏无锡中院(2014)锡商初字第0265号民事判决;三、总公司对分公司的债务独立承担责任,如四川成都中院(2011)成民初字第1207号民事判决。本文对上述三种立场展开分析,基于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和公平原则,兼顾审判执行效率,从审判实务的视角提出切实可行的建议。

  二、对三种观点的分析

  总公司对分公司的债务承担的不是连带责任。第一,不符合连带责任主体要件。民事法律关系中的连带责任是连带债务关系中数个债务人向债权人承担民事责任的一种形式。但《公司法》十四条明确规定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分公司仅是法人的分支机构,只存在一个债务人,因而不符合连带责任主体要件。第二,分公司不具备承担民事责任的能力。所有权意义上,分公司无独立的财产,而承担连带责任的前提是责任人有民事责任能力。第三,假使总公司与分公司之间成立连带责任的话,理论上它们之间将会出现相互追偿责任的情形,而这与实际情况相悖。因此,总公司与分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之判决站不住脚。

  总公司对分公司的债务承担的不应当是补充责任。从法言法语意义上来看,补充责任是指当存在多个责任人时,在第一责任人的财产不足以承担其应负的民事责任时,负补充责任的人对不足部分承担的责任。债权人面对的分公司和总公司并非补充责任中的“多个责任人”。因此,判决由总公司补充清偿分公司债务并非法言法语意义上的补充责任。司法实践中,如果判决由分公司先承担责任再由总公司承担补充责任,在执行中不好操作,对债权人不利。分公司和公司由于财产对外的整体性和混同性导致执行法官难以确定分公司的财产,降低执行效率。如果绕过分公司直接执行总公司财产,又违反了法院原判决。公司与分公司之间债务履行的主次、先后增大了债权人债权实现的难度,有违人民法院案件审判执行和解决纠纷应遵循的效率公平原则。

  总公司对分公司的债务不应当独立承担清偿责任而分公司无需承担。实践中,存在着分公司超越总公司授权从事经营活动的情形。于善意第三人而言,他无法知晓公司对其分公司的授权范围,《合同法解释(一)》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超越经营范围订立合同,人民法院不因此认定合同无效,善意第三人的权益因而应该得到维护。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对善意第三人权益的维护可能会损害总公司的合法权益。因此,判决总公司对分公司的债务独立承担清偿责任,会鼓励分公司和第三人恶意串通损害总公司利益;也可能会鼓励分公司违法经营而侵权或大举负债,因为其不用承担责任,而是由总公司独立承担清偿责任。

  三、应作实体和程序上的区分

  分公司是总公司经营获利之工具和手段,总公司获利的同时应承担相应的责任。若总公司获取利益却不付出对应的成本,将不可避免地导致被侵害主体之损失无法得以弥补,总公司的这种行为久之将使分公司受到其它主体的排斥,最终危及总公司自身之发展。因此,总公司无异议地应当对分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然而,审判执行的目的是使法律规定的权利义务得以实现。从审判事务的视角来看,对于总公司应对分公司的债务承担何种责任,不能简单地认定总公司应当承担连带责热、补充责任或独立承担责任,应当承担实体上的“共同清偿责任”和程序上的“补充清偿责任”。

  在实体上,应当判决总公司与分公司“共同清偿责任”。其一,考虑到直接判决总公司独立承担清偿责任可能导致的恶果,应当明确分公司也要承担清偿责任。其二,根据《民诉法》第四十八条和《民诉法解释》第五十二条的规定,可以将分公司列为民事诉讼活动中的当事人。分公司作为合同主体和民事诉讼主体参与相应的民事活动,没有理由判决“合同相对方的分公司不承担责任,合同之外非直接当事人的总公司独立承担清偿责任”。其三,虽然民诉法规定可以将分公司列为民事诉讼活动中的当事人,允许其参与诉讼可能是基于便于查清案件事实的考虑,诉讼资格不等于民事责任的承担资格,加之《公司法》第十四条规定“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由公司承担”,也没有理由判决由分公司独立承担债务清偿责任。

  在程序上,总公司应对分公司的债务承担“补充清偿责任”。执行总公司与分公司共同承担清偿责任的生效判决时,应当是先执行分公司占有的财产;分公司占有的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时,再考虑执行总公司及总公司下属其他分公司的财产。程序上的这种处理方式一方面体现了权利义务的对等原则,可以促使分公司合规经营,因为分公司需要以其占有和使用的财产为他的经营行为承担责任;另一方面,也有利于维护债权人的权益,当分公司财产难以执行或其财产不足以清偿时,基于总公司与分公司共同承担责任的生效判决,可以通过执行总公司或总公司下属其他分公司的财产实现债权。

  需要说明的是,判决总公司承担“共同清偿责任”和执行时总公司承担的“补充清偿责任”,这两种责任指涉的并非是连带责任和补充责任。一方面,分公司占有和使用的财产归属于总公司这个法人,其责任的实际和最终承担者依然是总公司;另一方面,判决总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或补充责任均不符合这两种责任的构成要件,会闹法言法语意义上的笑话。在审判事务中,也有这样的司法实践,如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人民法院(2013)进温民初字第148号民事判决,拉萨中院(2008)拉民二初字第47-2号一审判决。

(作者单位: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