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法治动态 > "唐慧女儿案"重审开庭 立功与否争议大

"唐慧女儿案"重审开庭 立功与否争议大

2014-07-26 13:11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5日在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法庭,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最高人民法院发回重审的秦星强迫卖淫、组织卖淫一案。经长达近8个小时庭审,审判长当庭宣布将择期宣判。湖南高院亦对此案中的相关热点进行了回应。

  “两轮”激烈争辩被告秦星是否立功

  当天开庭不久,秦星首先对是否有制止同监人员周某某自杀的行为进行了陈述,检察人员、被害人诉讼代理人、辩护人分别对秦星进行了发问。而检察人员就“秦星是否有制止同监人员周某某自杀的行为”,向法庭播放了当天看守所监控视频进行举证。检察人员、被害人诉讼代理人、辩护人就视频的合法性、真实性,以及与“秦星是否有制止同监人员周某某自杀的行为”的关联性发表了质证意见。

  针对补充证据及证人出庭的问题,湖南高院称,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在开庭前以传真方式向法院提出调取证据和证人出庭两个方面的申请。根据被害人诉讼代理人的申请,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调取了相关证据材料,对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申请通知出庭的14名证人,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7月20日向11名证人送达了出庭通知书。

  另外,3名证人因被害人诉讼代理人提供给法院的信息资料不详等原因,无法查找到人,无法送达出庭通知书。看守所干警何某某、唐某某、彭某某等证人在上午庭审中出庭作证,未出庭的证人的证言笔录已当庭宣读。

  在庭审中,周某某否认自杀和在看守所绝食。唐慧的代理律师列举种种理由,认为秦星的行为不能算作立功。

  而记者注意到,秦星几次当庭落泪,甚至出现情绪激动。在作最后陈述中,秦星表示,“我有阻止她自杀,其他没有了。”

  15分钟后,法院合议庭就秦星是否有阻止同监人员周某某自杀的有关事实、证据进行了评议,决定对本案择期宣判。

  湖南高院回应延期开庭

  6月12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受最高人民法院委托,向被告人周军辉、秦星依法送达了最高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书认为“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强迫卖淫、强奸、组织卖淫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鉴于周军辉、秦星强迫卖淫的暴力、胁迫程度,犯罪情节的恶劣程度尚未达到情节特别严重,对二被告人以强迫卖淫罪判处死刑立即执行量刑不当。本案复核期间出现新的证据,可能影响对秦星是否构成立功的认定,依法应予查明。”最高人民法院依法裁定不核准周军辉、秦星死刑,将案件发回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7月15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湖南高院原定于2014年7月17日10时在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的秦星强迫卖淫、组织卖淫一案,由于被害人于7月15日委托了诉讼代理人参与诉讼,诉讼代理人提出需要阅卷、可能向法庭提供新的证据、申请新的证人出庭,向湖南高院申请延期开庭。

  为此,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回应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该院于7月11日在湖南法院网上发布了开庭公告,将开庭的时间、地点通知了湖南省人民检察院,传唤了当事人,通知了辩护人等。由于被害人于7月15日委托了诉讼代理人,其诉讼代理人提出需要阅卷,并申请调取新的证据、申请新的证人出庭作证,因而申请延期开庭。为依法保障当事人的诉讼权利,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对本案延期开庭。7月21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重新发布了开庭公告,并且通知了检察机关、诉讼参与人到庭参加诉讼,组织召开了庭前会议。

  由于被告人周军辉、秦星强迫卖淫等犯罪事实已被最高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所确认,决定不再开庭审理。

  未另行组成合议庭

  湖南高院当天通报表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五十五条规定,“最高人民法院裁定不予核准死刑,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原审人民法院应当另行组成合议庭审理,但本解释第三百五十条第四项、第五项的案件除外。”即“复核期间出现新的影响定罪量刑的事实、证据的”或者“原判认定的事实正确,但依法不应当判处死刑的”,因此,湖南高院依法不另行组成合议庭审理。

  据知,“唐慧女儿案”在被报请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死刑复核之前可谓一波三折,其曾历经三次一审、三次二审,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两度将案件发回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在此过程中,被害人家属多次上访,诉求之一即为判处本案7名被告人死刑。2012年6月5日,湖南高院裁定维持一审死刑立即执行的判决,并依法报请最高法复核。

  当天,当事人亲属、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记者及各界群众旁听了庭审,湖南高院通过官方微博进行了实时播报。


再连接:


现场

 

  法庭内外警戒严密

  昨天法庭内外可谓警戒严密。法院门口早早地拉上了警戒线,对面的楼上还布置了持枪的特警。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此次庭审格外重视,准备充分,并为到访各家媒体准备了相关文字资料。据湖南省高院解释,原定于2014年7月17日开庭审理的该案,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提出延期开庭申请,为依法保障当事人的诉讼权利,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延期开庭。7月24日下午,合议庭召集检察员、辩护人及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召开了庭前会议,就相关程序、证据等事项听取了各方意见。湖南省高院还安排当事人亲属、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记者及各界群众旁听了庭审,并通过官方微博进行了实时播报。

  唐慧低调进入法庭

  本案的另一关联人唐慧也出现在法庭上,不过,她不是以未成年人监护人的身份出现在原告席上,而是坐在旁听席上。她头戴遮阳帽,帽檐压得很低,尽可能躲避摄像机的镜头。她的发型一改过去标志性的短发,蓄起了长发。唐慧说,最早时她就是长发,后来在看守所里被剃成了短发。

  前天,唐慧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自从女儿乐乐一案终审判赢后,她的生活和心境都平静了很多。这一年多来,她一直在与另一个朋友开一家小店,生意也越来越有起色。

  “我其实想过与世无争的平静生活。”唐慧说,“如果这个还没彻底了断的案子能早点结束,我或许会去外地,到一个远离家乡的地方安静地过下半辈子。”

  记者了解到,目前唐慧已经改了姓名,想开始一种新的生活。

  周兰兰秦星庭上对质

  法庭审理气氛最白热化的场面,出现在周兰兰与秦星面对面的法庭对质阶段。这也是2007年6月“救人事件”发生7年后,周兰兰与秦星这两位监友的首次法庭碰面。能与秦星在法庭上当面对质,源于之前周兰兰的强烈诉求,她通过本案自己的代理律师,正式向法院提出了参与此次庭审的申请,最终也得到了法院发来的允许参加庭审的通知书。

  在法庭上,两人几句话后就开始激辩,双方都情绪几度失控,导致旁听席上的唐慧断喝秦星,经过法官和众多法警力劝才得以短暂平息。

  周兰兰的代理律师对证人席上的周兰兰询问:“人家那些人把你从厕所里抬出来,你对她们说过感谢的话吗?”周兰兰刚说了句“说过,我周兰兰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被告席上的秦星就带着哭腔插话道:“你为什么要说谎!我救过你,让我帮你写材料、写家信,说你不会写字。可是你会写‘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还说被抓过好几次,担心……”“你放屁!”周兰兰怒喝,“我什么时候让你写过材料,哪儿写过?”她转头对法官说:“她老这么冤枉我……”

  一段录像两种解读

  在法庭上,一段由永州市公安局提供的事发时现场视频和由此派生出的截屏照片成为控辩双方使用最多的物证。

  周兰兰一方的代理律师斯伟江、吴布达通过对这段视频细节的分析说明,事发时秦星根本不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在尽心尽力地“关心”周兰兰,也不可能存在从用来上吊的囚衣上解救周兰兰的情节,即便与其他人一起从厕所里抬出周兰兰,也根本够不上“立功”的标准。

  而秦星的辩护人徐天桥则认为,这段视频恰恰有力地证明秦星救了上吊的周兰兰,完全够得上立功。湖南省检察院也是通过这段视频基本认定秦星救下了周兰兰,不过,与秦星的辩护人的观点有所不同,湖南省检察院并不认可秦星当时的行为够得上“立功”标准。

  焦点

 

  周兰兰是否实施过自杀?

  昨天法庭质证阶段,检察人员围绕秦星是否有阻止周兰兰自杀,当庭出示了包括看守所监控视频、秦星同监人员、看守所工作人员、住所检查员证言等5组证据材料。五组材料显示,6月12日下午5点多,冷水滩看守所14号监室确实发生了一起“非正常事件”:周兰兰进入厕所后被多人抬出,有人拿出两件打结的囚衣。但各方对于这一事件中周是否实施了上吊这一具体细节,描述多有不同。在检方提供的13分钟的监控视频中,没有记录到周上吊的画面。而根据当庭其他证人的证言,对这一事实的描述也多有不同。

  据被告人秦星在法庭上供述,当天下午5点多,她正和同监室的汪婷聊天,听到厕所有凳子发出的声音,随后和汪婷跑到厕所。此后她看到“周兰兰用囚衣挂在钢筋上,头部挂在囚衣里,脚已经离地了。于是进去就抱着她的腿往上推,同时解绳子”。

  而周兰兰昨天仍旧坚称没有自杀。她对这次“非正常事件”的描述是:“我在上厕所时,看到紧挨便池的冲水桶帮上搭着一把囚衣类的东西,因为是当时也没看清是几件和是否打结,为了上完厕所要抬起冲水桶冲便池,就用左手抓起囚衣,随手上扬搭在头顶部监友们共用的晒衣绳上。而这时右手正提裤和抓着妇女特殊时期的用品,加上因风湿性腿脚疾病导致的身体失衡,一下重重滑倒,发出‘嘭’的一声”。她认可的结果是,“摔倒后浑身瘫软,有人闻声赶来,把我抬走”。

  在法庭质证阶段,当天在看守所巡逻班的唐姓民警称,在值班的过程中,他听到急促的脚步声,最终看到“有人在钢丝上解绳子”。而当时负责14监室管教工作的何姓女警则无法确定事发时自己是否在场。

  对于周兰兰当时是否真正实施了“自杀”,昨天,法庭还存在另外的一种说法。在原告代理律师斯伟江出示的—份看守所值班日志中显示,周兰兰是“准备上吊自杀,被发现后制止”。冷水滩检察院驻该所的杨姓检察员在事发后的第二天则是听别人说了这件事。“我发现了周兰兰自杀的情况后,我向当天的值班干部了解了一下。他们说周又自杀了。她—来就不吃饭,看守所的干警让我做她的工作,我对她做2次工作。上吊的情况不是很明显,当时还没有挂起来。”

  此前调查阶段有看守所干警称,当时14监室厕所隔墙有1.8米高,从外面无法观察到里面周是否实施了自杀。而昨天,对这一细节的描述看守所何姓女警予以否认,称是“理解的问题”,而对于秦星所称周兰兰在自杀后脖子上的红印子,何称她也只是听说,没看到。

  在法庭最后陈述阶段,湖南省检察院认为“虽然证言并不完全一致,但符合常理”。综合审视后“秦星参与阻止周兰兰自杀的客观事实存在”。对此,原告律师吴布达认为,这一事实证据中仍存在诸多矛盾,无法排除周兰兰所说的可行性,“应当存疑”。

  立功材料如何提交到法院? 是否立功?

  在昨天的法庭审理中,对于秦星的立功材料进入司法程序的过程也展开了一些调查。此前,看守所为何在事发近一年后才给秦星办“立功”,是社会舆论质疑的焦点之一。昨天,冷水滩看守所彭所长在法庭上承认,自己“在秦星的案子有一些波折的时候”将立功报告亲手交给了秦星的哥哥秦军本人,又由秦军将这份证明给了律师提交法庭。据彭在法庭上的陈述,有关秦星立功的报告和证明他并未留底,而按规定应当留底,最终他让秦的律师又给他传真到了办公室。

  质证中,斯伟江律师曾问彭为何这份立功材料传真显示的时间为2008年3月15日,而看守所出具的立功证明是4月12日?彭回答“记不清原因了”。北青报记者查阅卷宗发现,就在当年看守所出具了这份立功材料后10天,秦星强迫卖淫、组织卖淫案一审开庭。时间为2008年4月23日。这天秦星律师当庭出示了这份立功报告。

  对此,原告律师斯伟江认为,“秦星的立功材料不是看守所所长主动出具,而是秦的辩护律师向他索要,看守所没有按照正常程序报给检察员或者法院,而是交给秦星的哥哥。即使事情属实也不能算立功”,否则就要“为看守所某些人徇私的行为负责”。


在昨天的庭审中,秦星的辩护律师徐天桥认为,秦星救人是事实,其行为适用刑法第68条的规定,算对社会有重大特殊表现。他称“假如秦星和汪婷没有去施救周某某,造成周某某死亡后果。那么看守所肯定会对周某某进行赔偿,会有更多的上访户。秦星挽救了周某某的生命,应当认定为有突出表现”,“毕竟人命大于天!”

  而法庭上,出庭作证的驻看守所检察员认为,“这个事情很平淡”,“情节不是很严重”。“本身自杀行为不是很明显,救助的人比较多,一个都可以不报(立功)”。

  在最后法庭陈词阶段,原告律师斯伟江提出:“本案的核心不在于周某某是否自杀,核心在于秦星是否适用刑法第68条”。他认为,秦星的行为完全够不上“立功”。“秦星并不像之前看守所报告中—直在紧密关注周某某的情况。如果确实一直在关注周某某并积极施救,那么定适用刑法第68条还有一定的道理,但本案不是这个情况。秦星一直在监室内走来走去,是汪某听到声音冲进去,秦星才跟进去的。这与辩护人所讲的舍己救人还是差别很大的。后面进到厕所救人的其他在押人员也没有定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