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婚姻家庭 > 离婚案件陈情书

离婚案件陈情书

2019-06-28 16:45

xx法官:

您好,我是xx号离婚案的被告,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我在婚后屡屡遭遇丈夫(原告)一家的冷暴力,为了两个孩子,一再忍让,传统家庭观念深深影响着我,过去7年的婚姻生活中尽心尽力为这个家庭付出,为了家庭和谐,连两次孕期都没有休过假,一直工作,回家后立刻照顾孩子。辛勤和努力换来的却是原告整个家庭对我的蔑视、欺辱。原告一家完全没有把我这个媳妇当成一家人,不但不尊重我也瞧不起我的父母。我是一直上班,努力赚钱,曾经赚钱还比原告多,整个婚姻存续期间,我的家庭贡献比原告大很多。我生两个孩子都剖腹产,都是早产。怀孕的时候原告及父母从来没提过陪我去产检。原告母亲平时经常让原告和我离婚,原告不在家时,其父母经常找茬对我挑剔、辱骂。两次坐月子时候,原告父母非但没有帮一次忙,还经常为难一直照顾月子的我母亲,导致我母亲在我出月子后得了焦虑症、胃也经常痛,直到现在我妈妈还在吃药调养。

我生产的时候,原告母亲丝毫没有尽一位正常婆婆的责任,我母亲从老家还没赶到上海的时候,医生多次提醒病人家属多照病人,原告一家却毫无踪影,我只有请远房姐姐来临时照顾,陪我等我母亲到上海。

原告一家三番五次污蔑我偷他们家的东西给我娘家,却根本都是虚构,只要有亲友聚会,原告母亲就一定在亲戚面前说我不行,贬低我和我家人。

在这个家庭中,看不到儿媳的任何努力和付出,原告一家一次次挑衅、讽刺,终于在一次争吵后,几近崩溃的我为了调整情绪,去女性朋友家里待了一天。电话里告诉原告母亲,换来的又是无中生有的侮辱,说我外面有人了,让我不要回家了。

事后,我和我哥嫂说了这事情,我待在他们家几天,原告一家照旧冷漠,不闻不问。

我哥主动带我回家,发现回去后,原告一家人不但不理我,还冷嘲热讽,我想再跟着哥哥回去,他们一家人索性开始辱骂,让我赶紧把自己的东西拿走,不要待在这个家里了。我为了不让孩子看到这种情形,我进房间避开,他们丝毫不考虑孩子感受,冲进房间数落,我最终被他们一家辱骂致昏厥,打120送急救。

经过这件事情后,尽管原告一家非常失望,但为了不让孩子失去完整的家庭,我仍幻想并等待原告能够为了孩子和我沟通。

此后我待在哥嫂家一段时间,因为放不下孩子,再次去见女儿的时候,家门锁都被换掉了,那也是我的共有房产,却因为原告及其父母我成了进不去家门的外人!

我只能先在外面租房子,为了避免离婚造成两个孩子分开,我始终在等待矛盾缓和,换来却是更难听更伤人的辱骂和被起诉离婚!

2018年02月在滨海县过年,回家前后互相电话做了一段沟通,但最终没有任何结果。原告节后回上海,来我娘家来接闺女回去上课,我父母要和他父母亲沟通,原告坚决不同意,执意要带走孩子。我担心孩子看父母争执会害怕,就带女儿回避一会儿,原告看我带孩子出门,追上来推倒我和年迈体弱的母亲!我的母亲帮原告照顾妻儿从无怨言,没有报酬,原告对如此善良的老人竟能下得去手!我父亲上前拉住原告阻止他进一步伤害我母亲时,原告撕扯起来,原告同其父合力殴打我父母。报警后原告才肯罢手,原告当众殴打岳父岳母,现场多人围观,影响恶劣。原告无视法律、道德伦理的暴力行为应当受到法律制裁,但是考虑到今后可能对孩子们的前途有影响,我只能接受警察的分析和建议,没有将原告绳之以法,最终女宝还是被带回上海。

原告歇斯底里殴打我父亲给我留下无尽的恐惧和伤害!

2018年07月小小宝被原告带走两周后,我心里特别想孩子,就上门准备想带回孩子。到家,家门没关,我进去抱孩子,但原告爸妈上前推拉着我,不让我带孩子走。原告立即出门推打我妈。我被他爸妈推出门后,看见原告殴打我妈,我赶紧上前在中间拦着,原告就狠命殴打我。原告爸妈就去踢打我妈。他们打到我妈后,我去扶我妈,原告一家三口一起殴打我。我和我妈头和腹部多处受伤,伤情严重,疼痛难忍,从此经常梦里惊醒。

原告经常当幼小子女的面殴打孩子的母亲、外公外婆,习惯以暴力解决家庭矛盾,脏话形同日常口语,完全不适合抚养、照顾未成年人,孩子和原告一家一起生活毫无安全保障。原告自己很少照顾孩子,根本没有父亲与孩子的精神上沟通,作业也一直是由爷爷查看,平时大小家长会学校活动原告都不参加,只有出门玩的可以发朋友圈的活动,原告才出面。

我的女儿和弟弟原本都跟随我在我母亲家生活,孩子们很喜欢我们家平静、快乐的氛围,两个孩子感情深厚,因父母离异分开生活不利于手足情深的培养,原告脾气暴躁,原告父母习惯粗旷“教育”,孩子跟随原告一家成长,弊大于利;并且女儿很快进入青春期,会有经期、经痛等生理问题及心理问题,单身父亲不适合与女儿沟通、解忧。我性格温和、开朗,有足够耐心培养、教育孩子,拿得出时间陪伴孩子,不像原告沉迷应酬,回家晚,很少单独陪伴孩子。

综上,恳请法官本着照顾女方并充分考虑对孩子成长有利的法律原则,体谅我这个二孩母亲盼望两个孩子共同成长、相互依伴的良苦用心,判决两婚生子女抚养权归被告!被告和一双儿女万分感谢!

此致!